世界海洋日:立法保护红树林 修复典型海洋生态系统

海洋是地球上最大的储水库,汇集万物。6月8日是世界海洋日,今年世界海洋日的主题是“保护红树林 保护海洋生态”。据了解,近年来,我国持续加大红树林资源保护修复力度,全面恢复提升红树林湿地生态功能,20年来红树林面积增加7000公顷,成为世界上少数几个红树林面积净增加的国家之一。

提起红树林,许多人并不了解其与海洋生态的关系。红树林享有“海岸卫士”“海洋绿肺”等美誉,是生长在热带、亚热带海岸潮间带,由红树植物为主体的常绿乔木或灌木组成的湿地木本植物群落。虽然是植被,但在净化海水、防风消浪、固碳储碳、维护生物多样性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也是珍稀濒危水禽重要的栖息地,鱼、虾、蟹、贝类生长繁殖的场所。

  珍珠湾红树林。自然资源部南海局供图

据介绍,我国红树植物有37种,分布在广东、广西、海南、福建、浙江等省区。从趋势上看,全球35%的红树林已经消失,目前还在以1-2%的速度减少。我国红树林面积总体呈现先减少后增加的趋势。20世纪50年代,我国红树林面积约5万公顷,在自然和人为因素的双重作用下,红树林遭受了较大破坏,2000年减少到2.2万公顷。随着近20年各地保护意识加强,保护修复力度的加大,2019年我国红树林面积增加到约2.9万公顷。

我国红树林面积20年增7000公顷

近年来,由于肆意围填海和非法盗采海砂等多种原因,我国海洋生态受到严重破坏,加大海洋生态保护与修复力度成为当务之急。

记者从国家林业和草原局获悉,我国持续加大红树林资源保护修复力度,全面恢复提升红树林湿地生态功能,20年来红树林面积增加7000公顷,成为世界上少数几个红树林面积净增加的国家之一。目前我国55%的红树林湿地纳入保护范围,远高于世界25%的平均水平。

  广西山口国家级红树林生态自然保护区。自然资源部南海局供图

目前,我国已建立并不断完善红树林保护国家法律制度体系,出台了《森林法》《野生动物保护法》《环境保护法》《海洋环境保护法》等多个与红树林保护有关的法律法规,全面强化了红树林保护修复工作。2018年,国务院颁布了《关于加强滨海湿地保护 严格管控围填海的通知》,对围垦占用包括红树林在内的滨海湿地作出严格规定。广东、广西、海南、福建、浙江等省区,还制定了地方湿地保护修复制度实施方案,出台了省级湿地保护条例,明确了红树林保护目标任务。各地各部门通过编制实施中长期规划和专项规划,开展了红树林资源调查、保护修复、科研监测、科普宣教等工作,加快推进红树林保护修复和保护体系建设。已在红树林分布区域建立了52个自然保护地,使55%的红树林纳入保护范围。

同时,我国不断强化科技支撑,组建国家湿地科学技术专家委员会和全国湿地保护标准化委员会,开展红树林保护修复的系列科学研究和技术攻关,着力解决红树林造林成活率低、病虫害严重等难点问题。已制定红树林行业标准5项,指导地方出台标准8项。据了解,我国红树林研究位居世界前列,全球发表红树林学术论文最多的5家单位有4家在中国。

红树林保护与开发矛盾依然存在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湿地管理司负责人告诉记者,针对当前我国红树林保护工作中存在的保护与开发矛盾依然存在、管理机制不健全、资金投入不足、科技支撑和标准体系仍需完善等问题,将从四个方面采取有效措施,切实把红树林保护好。

一是全面保护红树林资源。在湿地立法中,对红树林保护修复做出明确规定;在保护地优化整合和生态红线划定过程中,按照应保尽保、应划尽划的原则,把红树林纳入保护范围,严格管理;制定实施红树林行动计划,落实红树林保护修复主体责任,着力扩大红树林面积,全面提高红树林生态系统质量和稳定性。

二是科学开展红树林保护修复。按照自然恢复为主、人工修复为辅的原则,科学划定新造红树林和修复地块,在条件适宜区域采用自然恢复的方式;在修复模式上,从造林和抚育为主转为红树林生态系统修复为主,增强修复的整体效益;同时探索基于社区的红树林保护修复和合理利用机制,实现生态、社会和经济共赢的目标。

三是加强监测监管。开展红树林常规监测,加强执法监管,严防非法侵占红树林资源,严厉查处破坏红树林的行为。

四是强化科技支撑和科普宣教。把红树林及相关要素作为一个整体开展红树林湿地生态系统整体结构和功能恢复科研攻关。加强技术集成,制定红树林生态系统相关标准规范,提高科研成果转化率,强化红树林保护修复成效。同时,开展不同形式的红树林科普宣教活动,营造关注红树林、珍爱红树林的良好社会氛围。

头枕热土,面向大海,用“绿意”和“深蓝”守护美丽海洋,让正确的海洋观念深入人心,公众得以珍视海洋、爱护海洋,才能在和谐可持续的发展中扬波大海,踏浪而行。

 
关键词:
责任编辑:刘峻凌
分享到:

在第十二个“世界海洋日”来临之际,专家呼吁——保护红树林,研究成果不能“锁在柜子里”

生活在热带、亚热带海岸,周期性遭受海水浸淹的红树林被誉为“海滩森林”“海底森林”,可以保护堤坝,减轻风暴浪潮灾害,消除海洋河口污染,对人类的生存发展有十分重要的价值。

红树林又被形象地比作大海的“幼儿园”。红树林生态系统是海岸生物多样化的保存地,很多海洋生物要到红树林里去产卵。

今年6月8日是第十二个“世界海洋日”和第十三个“全国海洋宣传日”,今年的活动主题是“保护红树林 保护海洋生态”。多名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保护红树林,呼唤接地气的研究,成果也不能“锁在柜子里”。

我国4家机构占据全球红树林论文排行前5名

红树林及其特殊的植物生长环境早在古代就为人们所认知。

1982年10月28日,红树林被写入了联合国通过的世界自然宪章的附件部分,全球红树林研究获得蓬勃发展。

我国红树林研究始于上世纪50年代,中间几乎停滞。70年代末,中国工程院院士、曾被戏称为在“海底种树的教授”林鹏,带领研究生,选择我国三大红树林基地——海南东寨港、广西英罗湾和福建九龙江口,分别进行了为期6年、5年和11年的定点跟踪研究。

1985年,在澳大利亚海洋研究所举行的一个国际红树林会议上,林鹏关于我国红树林生态系统的介绍赢得了经久不息的热烈掌声。这个报告纠正了国际上“中国除了台湾外没有红树林”的错误认识。

林鹏培养的首个博士、广西红树林研究中心主任范航清告诉记者,上世纪80年代以来,全国许多单位自发地开展了红树林方面的工作,我国红树林事业因此有了长足的发展,形成了相当的规模。

“如今我国红树林研究可谓遍地开花,从事红树林研究的单位非常多。”厦门大学环境与生态学院教授王文卿举例说,每两年召开一次的中国生态学学会红树林生态专业委员会学术研讨会,参会人数急剧增加。

与此同时,我国学者发表的红树林学术论文数量急剧增加。王文卿说,全球每年发表的红树林论文里,排名前5名的机构,有4家来自中国。

由纯基础研究走向理论与开发相结合

1991年博士毕业之后,范航清毅然放弃母校厦门大学的挽留,选择了广西北海,并在此成立了我国第一个也是迄今国内唯一的红树林专门研究独立法人机构——广西红树林研究中心,开始了他的红树林研究生涯。

为了得到第一手数据,范航清每天带着一帮年轻人骑1个小时自行车,在刚刚退潮的时候赶到红树林基地,然后在满是泥泞的红树林地里钻进钻出,观察、测量、比照、采样等。

但风生水起的科研工作并没有改变红树林不断被破坏的趋势。20世纪80年代以来,全球红树林减少20%以上,作为我国天然红树林最多的省区,截至2001年,广西天然红树林只剩下约8300公顷,系统的生态功能也明显退化。

研究了数十年,范航清意识到,生态学者不仅应该在研究领域有所建树,还有责任开创既保护生态又能维持生计的新模式——因为老百姓不可能光着屁股去保护生态。

怎样让农民自觉去保护红树林?“地埋管网红树林原位鱼类生态养殖”技术正是为这一想法而进行的科研攻关。

在范航清的科研试验林,很多直径20多厘米、高约半米的白色管子直挺在滩涂里,地下还有管道把这些管子连在一起,构成一张管网,管网里养着名贵的中华乌塘鳢。管子周围布满的小孔主要用于退潮时通气,涨潮时有些小鱼小虾通过小孔进入管子,作为中华乌塘鳢的补充食物。

经过多年努力,据初步测算,这套立体养殖系统不仅将红树林林下的经济生物年产值提高20倍以上,还促进了红树林的生长及天然海洋动物的恢复。

红树林研究亟待转化成现实生产力

但王文卿说,类似的接地气研究还是不多。目前很多红树林研究还是为了发论文而发论文,没有转化为现实的生产力。

王文卿直言,现在进林子下滩涂的人越来越少,不少人认为对着电脑就能出成果,现场调查工作不够。

范航清也认为,红树林生长于工作条件十分艰苦的潮间带滩涂,系统组成要素十分复杂,它要求研究人员具有献身精神,获取大量的感性认识后才可能提出较有深度的科学问题。但我国从事红树林研究工作的部分人员为“候鸟式”,缺乏红树林生态系统基础理论、系统特征、研究方法等方面的训练。

为此,范航清呼吁,为避免重复研究,应以满足国家战略需求为主要目标,建立一个权威机构规划、组织和协调全国的红树林保护和研究工作。

 
关键词:
责任编辑:刘峻凌
分享到: